>> 首页 >> 资源中心 >> 书刊资源  >>

马克思恩格斯全集(三)

作者:来源:中国干部学习网时间:2013-11-07 16:06:39
第 二 部 分
3 3
个空间的点 。那个与空间的外在性相对立、维持自己于自身之中的坚实性即强度,只有通过这样一种原则才能达到,这种原则是否定空间 的整个范围的,而这种原则在现实自然界中就是时间。此外,如果连这一点也不赞同的话,那么,既然原子的运动构成一条直线,原子就纯粹是由空间来规定的了,它就会被赋予一个相对的定在,而它的存 在就是纯粹物质性的存在。但是我们已经看到,原子概念中所包含的一个环节便是纯粹的形式,即对一切相对性的否定,对与另一定在的任何关系的否定。同时我们曾指出,伊壁鸠鲁把两个环节客观化了, 它们虽然是互相矛盾的,但是两者都包含在原子概念中。
  在这种情况下,伊壁鸠鲁如何能实现原子的纯粹形式规定,即如何能实现把每一个被另一个定在所规定的定在都加以否定的纯粹个 别性概念呢?
  由于伊壁鸠鲁是在直接存在的范围内进行活动,所以一切规定都是直接的。因此,对立的规定就被当作直接现实性而互相对立起 来。
  但是,同原子相对立的相对的存在 ,即 原子应该给予否定的定 在,就是直线 。这一运动的直接否定是 另一种运动 ,因此,即使从空间 的角度来看,也是脱离直线的偏斜 。
  原子是纯粹独立的物体,或者不如说是被设想为像天体那样的有绝对独立性的物体。所以,它们也像天体一样,不是按直线而是按 斜线运动。 下落运动是非独立性的运动。
  因此,伊壁鸠鲁以原子的直线运动表述了原子的物质性,又以脱离直线的偏斜实现了原子的形式规定,而这些对立的规定又被看成 是直接对立的运动。
所以, 卢克莱修正确地断言,偏斜打破了“命运的束缚” ( 1 0 ) ,并且
 
4 3
德谟克利特的自然哲学和伊壁鸠鲁的自然哲学的差别
 
 
正如他立即把这个思想运用于意识那样( 1 1 ) ,关于原子也可以这样 说,偏斜正是它胸中能进行斗争和对抗的某种东西。
  但是,西塞罗指责伊壁鸠鲁说:“他甚至没有达到他编造这一理论所要达到的目的;因为如果一切原子都作偏斜运动,那么原子就永 远不会结合;或者一些原子作偏斜运动,而另一些原子则作直线运动。这就等于我们必须事先给原子指出一定的位置,即哪些原子作直线运动,哪些原子作偏斜运动。” ( 1 2 )
  这种指责是有道理的,因为原子概念中所包含的两个环节被看成是直接不同的运动,因而也就必须属于不同的个体,—— 这是不合 逻辑的说法,但它也合乎逻辑,因为原子的范围是直接性。
  伊壁鸠鲁很清楚地感觉到这里面所包含的矛盾。因此,他竭力把偏斜尽可能地说成是 非感性 的。偏斜是“既不在确定的地点,也不在 确定的时间” ( 1 3) 发生的,它发生在小得不能再小的空间里。 ( 1 4 )
  其次,西塞罗 ( 1 5 ) ,据普卢塔克说,还有几个古代人 ( 1 6 ) ,责难伊壁 鸠鲁,说按照他的学说,发生原子的偏斜是 没有原因的 ;西塞罗并且说,对于一个物理学家来说,再也没有比这更不光彩的事情了。( 1 7 ) 但 是,首先,西塞罗所要求的物理的原因会把原子的偏斜拖回到决定论 的范围里去,而偏斜正是应该超出这种决定论的。其次,在原子中未 出现偏斜的规定之前,原子根本还没有完成。追问这种规定的原因, 也就是追问使原子成为本原的原因,—— 这一问题,对于那认为原子 是一切事物的原因,而它本身没有原因的人来说,显然是毫无意义的。
  最后,如果说培尔 ( 1 8 ) 依据 奥古斯丁 ( 1 9 ) 的权威(不过这个权威同 亚里士多德和其他古代人相比,是无足轻重的,据奥古斯丁说,德谟克利特曾赋予原子以一个精神的原则)责备伊壁鸠鲁,说他想出了一
 
第 二 部 分
5 3
个偏斜来代替这个精神的原则,那么可以反驳他说:原子的灵魂只是一句空话,而偏斜却表述了原子的真实的灵魂即抽象个别性的概念。
我们在考察原子脱离直线而偏斜的结论之前,还必须着重指出一个极其重要、至今完全被忽视的环节。
  这就是,原子脱离直线而偏斜不是特殊的、偶然出现在伊壁鸠鲁物理学中的规定。相反,偏斜所表现的规律贯穿于整个伊壁鸠鲁哲 学,因此,不言而喻,这一规律出现时的规定性,取决于它被应用的范围 。
  抽象的个别性只有从那个与它相对立的定在中抽象出来 ,才能 实现它的概念—— 它的形式规定、纯粹的自为存在、不依赖于直接定 在的独立性、一切相对性的扬弃。须知为了真正克服这种定在,抽象的个别性就应该把它观念化,而这只有普遍性才有可能做到。
  因此,正像原子由于脱离直线,偏离直线,从而从自己的相对存在中,即从直线中解放出来那样,整个伊壁鸠鲁哲学在抽象的个别性 概念,即独立性和对同他物的一切关系的否定,应该在它的存在中予以表述的地方,到处都脱离了限制性的定在。
  因此,行为的目的就是脱离、离开痛苦和困惑,即获得心灵的宁静。 ( 2 0 ) 所以,善就是逃避恶 ( 2 1 ) ,而快乐就是脱离痛苦 ( 2 2) 。最后,在抽 象的个别性以其最高的自由和独立性,以其总体性表现出来的地方,那里被摆脱了的定在,就合乎逻辑地是 全部的定在,因此众神也避开 世界 ,对世界漠不关心,并且居住在世界之外。( 2 3 )
  人们曾经嘲笑伊壁鸠鲁的这些神,说它们和人相似,居住在现实世界的空隙中,它们没有躯体,但有近似躯体的东西,没有血,但有近 似血的东西 ( 2 4 )1 8 ;它们处于幸福的宁静之中,不听任何祈求,不关心 我们,不关心世界,人们崇敬它们是由于它们的美丽,它们的威严和
 
6 3
德谟克利特的自然哲学和伊壁鸠鲁的自然哲学的差别
 
完美的本性,并非为了谋取利益。
  不过,这些神并不是伊壁鸠鲁的虚构。它们曾经存在过。这是希 腊艺术塑造的众神。西塞罗 ,作为一个 罗马人 ,有理由嘲笑它们 ( 2 5 ) , 但是,当普卢塔克说:这种关于神的学说能消除恐惧和迷信,但是并不给人以愉快和神的恩惠,而是使我们和神处于这样一种关系中,就像我们和希尔卡尼亚海的鱼 1 9 所处的关系一样,从这种鱼那里我们 既不期望受到损害,也不期望得到好处( 2 6 ) ,—— 当他说这番话时,作 为一个 希腊人,他已完全忘记了希腊人的观点。理论上的宁静正是希 腊众神性格上的主要因素。 亚里士多德 也说:“最好的东西不需要行动,因为它本身就是目的。” ( 2 7 )
  现在我们来考察一下从原子的偏斜中直接产生出来的结论 。这 种结论表明,原子否定一切这样的运动和关系,在这些运动和关系中 原子作为一个特殊的定在为另一定在所规定。这个意思可以这样来表达:原子脱离并且远离了与它相对立的定在。但是,这种偏斜中所包含的东西—— 即 原子对同他物的一切关系的否定 —— 必须予以 实 现 ,必须 以肯定的形式表现出来。这一点只有在下述情况下才有可能 发生,即 与原子发生关系的定在不是什么别的东西,而是它本身,因 而也同样是 一个原子 ,并且由于原子本身是直接地被规定的,所以就是 众多的原子。于是,众多原子的排斥, 就是 卢克莱修 称之为偏斜的 那个 “原子规律” 2 0 的必然实现 。但是,由于这里每一个规定都被设定 为特殊的定在,所以,除了前面两种运动以外,又增加了作为第三种运动的排斥。卢克莱修说得对,如果原子不是经常发生偏斜,就不会有原子的冲击,原子的碰撞,因而世界永远也不会创造出来。 ( 2 8 ) 因为 原子 本身 就是 它们的唯一客体,它们 只能自己和自己发生关系; 或者 如果从空间的角度来表述,它们只能自己和自己相撞 ,因为当它们和
 
第 二 部 分
7 3
他物发生关系时,它们在这种关系中的每一个相对存在都被否定了;而这种相对的存在,正如我们所看到的那样,就是它们的原始运动, 即沿直线下落的运动。所以,它们只是由于偏离直线才相撞。这与单纯的物质分裂毫不相干。 ( 2 9)
  而事实上,直接存在的个别性,只有当它同他物发生关系,而这个他物就是它本身时,才按照它的概念得到实现,即使这个他物是以 直接存在的形式同它相对立的。所以一个人,只有当他与之发生关系的他物不是一个不同于他的存在,相反,这个他物本身即使还不是精神,也是一个个别的人时,这个人才不再是自然的产物。但是,要使作 为人的人成为他自己的唯一现实的客体,他就必须在他自身中打破他的相对的定在,即欲望的力量和纯粹自然的力量。排斥是自我意识 的最初形式 ;因此,它是同那种把自己看作是直接存在的东西、抽象 个别的东西的自我意识相适应的。
  所以,在排斥中,原子概念实现了,按这个概念来看,原子是抽象的形式,但是其对立面同样也实现了,按其对立面来看,原子就是抽 象的物质;因为那原子与之发生关系的东西虽然是原子,但是一些别 的 原子。 但是,如果我同我自己发生关系,就像同直接的他物发生关系一样,那么我的这种关系就是物质的关系 。这是可能设想的最极端 的外在性。因此,在原子的排斥中,表现在直线下落中的原子的物质性和表现在偏斜中的原子的形式规定,都综合地结合起来了。
  同伊壁鸠鲁相反,德谟克利特 把那对于伊壁鸠鲁来说是原子概 念的实现的东西,变成一种强制的运动,一种盲目必然性的行为。在 上面我们已经看到,他把由原子的互相排斥和碰撞所产生的旋涡看作是必然性的实体。可见,他在排斥中只注意到物质方面,即分裂、变化,而没有注意到观念方面,按观念方面来说,在排斥中一切同他物
 
8 3
德谟克利特的自然哲学和伊壁鸠鲁的自然哲学的差别
 
 
的关系都被否定了,而运动被设定为自我规定。关于这一点,我们可以从下面的事实看得很清楚:他通过虚空的空间完全感性地把同一 个物体想象成分裂为许多物体的东西,就像金子被碎成许多小块一样。 ( 3 0 ) 这样一来,他几乎没有把一理解为原子概念。
  亚里士多德正确地反驳他说:“因此,应该对断言原初物体永远 在虚空中和无限中运动的留基伯和德谟克利特说,这是哪一种运动, 什么样的运动适合这些物体的本性。因为如果每一个元素都是被另一个元素强行推动的,那么,每一个元素除了强制的运动之外必然还有一种自然的运动;而这种最初的运动应该不是强制的运动,而是自 然的运动。否则就会发生无止境的递进。” ( 3 1 )
  因此,伊壁鸠鲁的原子偏斜说就改变了原子王国的整个内部结构,因为通过偏斜,形式规定显现出来了,原子概念中所包含的矛盾 也实现了。所以,伊壁鸠鲁最先理解了排斥的本质,虽然是在感性形式中,而德谟克利特则只认识到它的物质存在。
  因此,我们还发现伊壁鸠鲁应用了排斥的一些更具体的形式。在政治领域里,那就是 契约 ( 3 2 ) ,在社会领域里,那就是 友谊 ( 3 3 ) ,友谊被称赞为最崇高的东西。 ①
 
① 这一段是马克思亲笔加进去的。—— 编者注
 
第 二 部 分
9 3
 
第 二 章
 
原 子 的 质
 
  说原子具有特性,那是同原子概念相矛盾的;因为正如伊壁鸠鲁所说,任何特性都是变化的,而原子却是不变的。 ( 1 ) 尽管如此,认为原 子具有特性,仍然是必然的结论 。因为被感性空间分离开来的互相排 斥的众多原子 彼此之间,它们与自己的纯本质必定是 直接不同的 ,就 是说,它们必定具有 质。
  因此,在下面的叙述中,我完全不考虑施奈德 和 纽伦贝格尔 的说 法:“伊壁鸠鲁不认为原子具有质,第欧根尼·拉尔修书中给希罗多 德的信第44节和第54节是以后加进去的。”如果事情真是这样的话,那么怎样才能驳倒卢克莱修、普卢塔克以及所有谈到伊壁鸠鲁的著作家的证据呢?而且,第欧根尼·拉尔修提到原子的质的地方,并 不只是两节,而是有十节之多,即第42、43、44、54、55、56、57、58、59和61节。这些批评家所提出的理由,说“他们不知道如何把原子的质和它的概念结合起来”,是很肤浅的。 2 1 斯宾诺莎 说,无知不是论据 ① 。 如果每个人都把古代人著作中他所不理解的地方删去,我们很快就会得到一张白板!
  由于有了质,原子就获得同它的概念相矛盾的存在,就被设定为外化了的、与它自己的本质不同的定在 。这个矛盾正是伊壁鸠鲁的主 要兴趣所在。因此,在他设定原子有某种特性并由此得出原子的物质
 
 
① 参看斯宾诺莎《伦理学》第1部分第36命题附录。—— 编者注
 
0 4
德谟克利特的自然哲学和伊壁鸠鲁的自然哲学的差别
 
 
本性的结论时,他同时也设定了一些对立的规定,这些规定又在这种特性本身的范围内把它否定了,并且反过来又肯定了原子概念 。因 此 ,他 把所有特性都规定成相互矛盾的。相反,德谟克利特无论在哪 里都没有从原子本身来考察特性,也没有把包含在这些特性中的概念和存在之间的矛盾客观化。实际上,德谟克利特的整个兴趣在于, 从质同应该由质构成的具体本性的关系来说明质。在他看来,质仅仅是用来说明表现出来的多样性的假设。因此,原子概念同质没有丝毫关系。
为了证明我们的论断,首先必须弄明白在这里显得相互矛盾的材料来源。
 《 论哲学家的见解》一书中说: “伊壁鸠鲁 断言,原子具有三种特性:体积、形状、重力。德谟克利特只承认有两种:体积和形状;伊壁鸠 鲁加上了第三种,即重力。” ( 2 ) 在 欧塞比乌斯的《福音之准备》里,这段 话逐字逐句重复了一遍。( 3 )
  这一段话为西姆普利齐乌斯 ( 4 ) 和 斐洛波努斯 ( 5 ) 的 证据所证实, 据他们说,德谟克利特只认为原子有体积和形状的差别。 亚里士多德的看法正相反,在他的《论产生和消灭》一书第1卷里,他认为德谟克利特的原子具有不同的重量。 ( 6 ) 在另一个地方(《天论》第1卷里) ,亚 里士多德 又使德谟克利特是否认为原子具有重力这一问题成为悬案,因为他说:“如果一切物体都有重力,那么就没有一个物体会是绝对轻的;但是,如果一切物体都是轻的,那么就没有一个物体会是重 的。” ( 7 ) 李特尔 在他的《古代哲学史》里,以亚里士多德的权威为依据,否定了普卢塔克、欧塞比乌斯、斯托贝的论述( 8 ) ;他对西姆普利齐乌 斯和斐洛波努斯的证据未予考虑。
我们来看一看,这几个地方是不是真有那么严重的矛盾。在上面
 
第 二 部 分
1 4
的引文里,亚里士多德并没有专门谈到原子的质。相反,在《形而上学》第7卷里说道:“德谟克利特认为原子有三种差别。因为作为基础 的物体按质料来说是同样的东西,但是物体或者因外形不同而有形状的差别,或者因转向不同而有位置的差别,或者因相互接触不同而有次序的差别。” ( 9 ) 从这一段话里,至少可以立刻得出一个结论。 ① 重 力没有作为德谟克利特的原子的一个特性被提到。那分裂了的、彼此在虚空中分散开的物质微粒必定具有特殊的形式,而这些特殊的形式是根据对空间的考察完全外在地得到的。这一结论从亚里士多德 的下面一段话中看得更明白:“留基伯和他的同事德谟克利特说,充实和虚空都是元素……这二者作为物质,就是一切存在物的根据。有些人认为,有一个唯一的基本实体,其他事物是从这种实体的变化中 产生的,同时还把稀薄和稠密看作是一切质的原则,同这些人一样,留基伯和德谟克利特也同样教导说,原子的差别是其他事物的原因,因为作为基础的存在只是由于外形、相互接触和转向不同而有所差 别…… 例如,A 在形状上与N 有差别,AN在次序上与NA 有差 别,Z在位置上与N 有差别。” ( 1 0 )
  从这段话可以清楚地看出,德谟克利特只是从现象世界的差别的形成这个角度,而不是从原子本身来考察原子的特性的。此外还可 以看出,德谟克利特并没有把重力作为原子的一种本质特性提出来。在他看来,重力是不言而喻的东西,因为一切物体都是有重量的。同样,在他看来,甚至体积也不是基本的质。它是原子在具有外形时即 已具备了的一个偶然的规定。只有外形的差别使德谟克利特感兴趣,
 
 
① 接着马克思删掉了下面这句话:“德谟克利特没有提出原子的质同它
的概念之间的矛盾。”—— 编者注
 
2 4
德谟克利特的自然哲学和伊壁鸠鲁的自然哲学的差别
 
 
因为除了外形的差别以外,形状、位置、次序之中再也不包含任何东西了。由于体积、形状、重力在伊壁鸠鲁那里是被结合在一起的,所以 它们是原子本身所具有的差别;而形状、位置、次序是原子对于某种他物所具有的差别。这样一来,我们在德谟克利特那里只看见一些用来解释现象世界的纯粹假设的规定,而伊壁鸠鲁则向我们说明了从 原则本身得出来的结论。因此,我们要逐个地分别考察他对原子特性的规定。
  第一 ,原子有体积 。 ( 1 1 ) 另一方面,体积也被否定了。也就是说,原 子并不具有 随便任何 体积 ( 1 2 ) ,而是认为原子之间只有一些 体积上的 变化。 (1 3 ) 应该说只否定原子的大,而承认原子的小 ( 1 4 ) ,但并不是最小 限度,因为最小限度是一个纯粹的空间规定,而是表现矛盾的无限小。 ( 1 5) 因此, 罗西尼 在他为伊壁鸠鲁《残篇》所作的注释里把一段话 译错了,完全忽视了另外的一面,他说:
 
“但是,伊壁鸠鲁认定那些小得难以置信的原子是如此细微,根据拉尔修第
10卷第44节提供的证据,伊壁鸠鲁说过,原子没有体积。” ( 1 6 )
 
  我现在不愿意去考虑欧塞比乌斯 的说法,照他说,伊壁鸠鲁最先 认为原子是无限小的 ( 1 7 ) ,而德谟克利特却承认有最大的原子,—— 按 斯托贝的说法,甚至像世界那么大。 (1 8 )
  一方面,这种说法同亚里士多德 的证据相矛盾 ( 1 9 ) ,另一方面,欧 塞比乌斯,或者不如说他所引证的亚历山大里亚的主教 迪奥尼修斯 , 是自相矛盾的;因为在同一本书里宣称,德谟克利特承认不可分割的、用理性可以直观的物体是自然界的本原。( 2 0 ) 有一点是清楚的:德 谟克利特并没有意识到这种矛盾,它没有引起他的注意,而这个矛盾 却是伊壁鸠鲁的主要兴趣所在。
 
第 二 部 分
3 4
  伊壁鸠鲁的原子的第二种 特性是 形状 。 ( 2 1 ) 不过,这一规定也同 原子概念相矛盾,并且必须设定它的对立面。抽象的个别性就是抽象 的自身等同,因而是没有形状的。因此,原子形状的差别固然是无法确定的( 2 2 ) ,但是它们也不是绝对无限的 ( 2 3 ) 。相反,使原子互相区别开 来的形状的数量是确定的和有限的 ( 2 4 ) 。由此自然而然就会得出结论说,不同的形状没有原子那么多( 2 5 ) ,然而,德谟克利特却认为形状有 无限多 ( 2 6 ) 。如果每个原子都有一个特殊的形状,那么,就必定会有无 限大的原子( 2 7 ) ,因为原子会有无限的差别,不同于其他一切原子的差别,像莱布尼茨的单子一样。因此,莱布尼茨关于天地间没有两个 相同的东西的说法,就被颠倒过来了;天地间有无限多个具有同一形状的原子 ( 2 8 ) ,这样一来,形状的规定显然又被否定了,因为一个形状如果不再与他物相区别,就不是形状了。 ①
  最后,极其重要的是,伊壁鸠鲁提出重力 作为 第三种 质 ( 2 9 ) ,因为 在重心里物质具有构成原子主要规定之一的观念上的个别性。所以, 原子一旦被转移到表象的领域内,它们必定具有重力。
  但是,重力也直接同原子概念相矛盾,因为重力是作为处于物质自身之外的观念上的点的物质个别性。然而,原子本身就是这种个别 性,它像重心一样,被想象为个别的存在。因此在伊壁鸠鲁看来,重力只是作为 不同的重量 而存在,而原子本身是实体性的重心 ,就像天体 那样。如果把这一点应用到具体东西上面,那自然而然就会得出老 布 鲁克尔 认为是非常惊人的 (3 0 ) 、 卢克莱修 要我们相信的结论( 3 1 ) :地球
 
 
① 接着马克思删掉了下面这段话:“因此,伊壁鸠鲁在这里也把矛盾客观
化,而德谟克利特只坚持物质的方面,再也不让人在其他规定中看到
从原则得出的结论。”—— 编者注
 
4 4
德谟克利特的自然哲学和伊壁鸠鲁的自然哲学的差别
 
 
没有一切事物所趋向的中心,也不存在住在相对的两个半球上的对跮者。其次,既然只有和他物有区别的、因而外化了的并且具有特性 的原子才有重力,那么不言而喻,如果不把原子设想为互相不同的众多原子,而只就其对虚空的关系来设想原子,重量的规定就消失了,因此,不管原子在质量和形状上如何不同,它们都以同样的速度在虚 空的空间中运动。 ( 3 2 ) 因此,伊壁鸠鲁也只在排斥和因排斥而产生的组合方面应用重力,这就使得他有理由 ① 断言,只是原子的聚集,而 不是原子本身才有重力。 ( 3 3 )
  伽桑狄就称赞伊壁鸠鲁,说他仅仅由于受理性的引导,就预见到 了经验,按照经验,一切物体尽管重量和质量大不相同,当它们从上 往下坠落的时候,速度却是一样的。( 3 4) ②
  所以,对原子的特性的考察得出的结果同对偏斜的考察得出的结果是一样的,即伊壁鸠鲁把原子概念中本质和存在的矛盾客观化 了,因而提供了原子论科学,而在德谟克利特那里,原则本身却没有得到实现,只是坚持了物质的方面,并提出了一些经验所需要的假设。
 
接着马克思删掉了“把重力看作排斥的原因并”。—— 编者注
① ② 接着马克思删掉了下面这句话:“对这一称赞,我们加上了根据伊壁鸠
鲁的原则作出的说明。”—— 编者注
 
第 二 部 分
5 4
 
第 三 章
 
不可分的本原和不可分的元素
 
 
 
绍巴赫 在上面已提到过的他关于伊壁鸠鲁的天文学概念的论文中说:
 
“伊壁鸠鲁和亚里士多德一起把本原(不可分的本原,第欧根尼·拉尔修,
第10卷第41节)和元素(不可分的元素,第欧根尼·拉尔修,第10卷第86节)
加以区别,前者是通过理智可以认识的原子,它们不占有任何空间。( 1 ) 它们被称 为原子,并非因为它们是最小的物体,而是因为它们在空间里不能被分割,按照
这种看法应该认为,伊壁鸠鲁没有赋予原子以任何与空间有关的特性。( 2 ) 但是, 他在给希罗多德的信中(第欧根尼·拉尔修,第10卷第44、54节),不仅赋予原
子以重力,而且还赋予它以体积和形状…… 因此,我把这些原子算作第二类,
它们是从前一种原子中产生的,但又被看作物体的基本粒子。” ( 3 )
 
  让我们更仔细地研究一下绍巴赫 从第欧根尼·拉尔修的书[第 10卷第86节]中引证的一段话。这段话说:“例如,认为宇宙是物体 和不可触摸的本质,或者认为存在着不可分的元素,以及其他诸如此类的观点。”这里伊壁鸠鲁是在教导皮托克勒斯,他写信给他说,天象学说不同于其他一切物理学说,例如,认为一切都是物体和虚空,认 为存在着不可分的基质的学说。很显然,这里没有任何理由认为所谈
 
 
① 这个标题马克思是用希腊文写的。—— 编者注
 
6 4
德谟克利特的自然哲学和伊壁鸠鲁的自然哲学的差别
 
 
到的是第二类的原子。 ① 也许“宇宙是物体和不可触摸的本质”和“存 在着不可分的元素”这两个说法的不同,造成了“物体”和“不可分的 元素”之间的差别,在这种情况下,“物体”也许就意味着与“不可分的元素”相对立的第一种原子。但这是完全不可设想的。“物体”是指与虚空 相对立的 有形体的东西 ,所以虚空又叫作“无形体的东西”。 ( 5 ) 因 此,在“物体”这一概念里既包括原子又包括复合的物体。例如,在给希罗多德的信中说道:“宇宙是·物·体……如果没有我们称之为虚空、空间和不可触摸的本质的东西的话…… 在物体中,有一些是复合 体,另外一些则是构成这些复合体的东西。而·这·些·东·西·是·不·可·分·的和不可改变的…… 因此,本原必然是不可分的有形体的实体。” ( 6 ) 可 见,在上述这段话中,伊壁鸠鲁谈的首先是与 虚空 不同的一般 有形体 的东西 ,其次是特殊有形体的东西,即原子。 ②
  绍巴赫引证亚里士多德的话也不能证明任何东西。斯多亚派所 特别强调的“本原”和“元素”之间的差别 ( 7 ) ,诚然在亚里士多德那里 也可以找到 (8 ) ,但是,亚里士多德也承认两种说法是等同的。( 9 ) 他甚 至明确地说,“元素”主要是指原子。 ( 1 0 ) 留基伯和德谟克利特也同样 称充实和虚空为“元素”。( 1 1 )
在卢克莱修那里,在第欧根尼·拉尔修书中所载伊壁鸠鲁的书
 
接着马克思删掉了下面这句话:“如果从‘这一切都没有本原,因为原
子就是原因’ ( 4 ) 这句话,人们得出结论说,伊壁鸠鲁认为有 第三类 原子 ——‘作为原因的原子’,那么,这种结论既可以说是正确的,也可以说
是错误的。”—— 编者注
② 接着马克思删掉了下面这句话:“在这里不可分的元素除了作为不可
分的物体之外别无任何意义,最后一段引文中在谈到这些不可分的物
体时说,它们就是本原。”—— 编者注
 
第 二 部 分
7 4
信里,在普卢塔克的《科洛特》里( 1 2 ) ,在塞克斯都·恩披里柯那里 ( 1 3 ) , 都认为原子本身具有特性,因而这些特性也就被规定为自己扬弃自己。
  但是,如果说只有靠理性才能感知的物体具有空间的质,可以被当作二律背反的话,那么说空间的质本身只有靠理智才能被感知,就 将是一个更大得多的二律背反。( 1 4 )
  最后,绍巴赫 引用斯托贝的下面一段话来进一步论证他的见解: “伊壁鸠鲁说,……原初的东西(即物体)是简单的;而由它们所组成 的复合体全都具有重力。”对斯托贝的这段话,其实还可以加上另外几段话,其中“不可分的元素”是作为一种特殊的原子而被提到:(普卢塔克)《论哲学家的见解》第1卷第246和249页和斯托贝《自然的 牧歌》第1卷第5页。 ( 15 ) 此外,在这几段话里根本没有肯定地说,原 始的原子没有体积、形状和重力。相反,只是提到重力是区别“不可分的本原”与“不可分的元素”的标志。但是,我们在前一章已经说过,重力只是在原子的排斥和由排斥而产生的聚集方面才得到应用。
  臆想出“不可分的元素”也并没有得到什么结果。要从“不可分的本原”过渡到“不可分的元素”,就同想直接赋予它们以特性一样,是 困难的。但是,我并不绝对否认这种区别。我只是否认存在着两种不同的、固定不变的原子罢了。确切地说,它们是同一种原子的不同规定。
  在说明这个差别以前,我还要提醒大家注意伊壁鸠鲁的一种手法,即他喜欢把一个概念的不同的规定看作不同的独立的存在。正如 原子是他的原则一样,他的认识方式本身也是原子论的。在他那里,发展的每一环节立即就悄悄地转变成固定的、仿佛被虚空的空间从与整体的联系中分离开来的现实。每个规定都采取了孤立的个别性
 
8 4
德谟克利特的自然哲学和伊壁鸠鲁的自然哲学的差别
 
 
的形式。
这种手法从下面一个例子来看就清楚了。无限, E òα ” π F ιρ CG ,或者像西塞罗译作的infinitio,有时被伊壁鸠 鲁用来当作一种特殊的自然。而正是在“元素”被规定为固定的、作为基础的实体的地方,我们也发现,“无限”也变成一种独立存在的东西了。 ( 1 6 )
  但是,无限,按照伊壁鸠鲁自己的规定,既不是一种特殊的实体,也不是存在于原子和虚空之外的某种东西,相反,无限是虚空的偶然 的规定。因此,我们发现“无限”有三种意义。
  首先,在伊壁鸠鲁看来,“无限”表示原子和虚空共同具有的一种质。在这个意义上它表示宇宙的无限性,宇宙之所以无限,是由于原 子无限多,由于虚空无限大。( 1 7 )
其次,无限性是指原子的众多,所以,与虚空相对立的不是一个原子,而是无限多的原子。 ( 1 8 )
  最后,如果我们可以从德谟克利特的学说来推断伊壁鸠鲁的话,则“无限”又恰恰意味着它的对立面,即与在自身中被规定的和为它 自己所限定的原子相对立的无边无际的虚空。( 1 9 )
  在所有这些意义—— 而它们是原子论中唯一的甚至是唯一可能 有的意义—— 中,无限只不过是原子和虚空的一个规定。然而它却被 独立化为一个特殊的存在,甚至被作为特殊的自然而与那些原则并列,它表现着那些原则的规定性。 ①
因此,也许是伊壁鸠鲁自己把原子变成“元素”这样一个规定确定为一种独立的、原始的原子,但是,根据历史上较可靠的材料来推
 
 
① 接着马克思删掉了一句话:“这个例子是有说服力的。”—— 编者注
 
第 二 部 分
9 4
断,情况并不是这样;或者也许,在我们看来更有可能的是,伊壁鸠鲁的学生梅特罗多罗斯 2 2 最先把不同的规定变成了不同的存在 ( 2 0 ) ,无 论在上述哪一种情况下,我们都必须把个别环节的独立化归因于原子论意识的主观方法。由于人们赋予不同的规定以不同存在的形式,因而人们没有理解它们的差别。
  在德谟克利特看来,原子仅仅具有一种“元素”,一种物质基质的意义。把作为“本原”即原则的原子同作为“元素”即基础的原子区别 开来,这是伊壁鸠鲁的贡献。这种区别的重要性在下面就可以看清楚。
  原子概念中所包含的存在与本质、物质与形式之间的矛盾,表现在单个的原子本身内,因为单个的原子具有了质。由于有了质,原子 就同它的概念相背离,但同时又在它自己的结构中获得完成。于是,从具有质的原子的排斥及其与排斥相联系的聚集中,就产生出现象世界。
  在这种从本质世界到现象世界的过渡里,原子概念中的矛盾显然达到自己的最尖锐的实现。因为原子按照它的概念是自然界的绝 对的、本质的形式。 这个绝对的形式现在降低为现象世界的绝对的物质、无定形的基质了 。
  原子诚然是自然界的实体( 2 1 ) ,一切都由这种实体产生,一切也 分解为这种实体 ( 2 2 ) ,但是,现象世界的经常不断的毁灭并不会有任何结果。新的现象又在形成,但是作为一种固定的东西的原子本身却始终是基础。 ( 2 3 ) 所以,如果按照原子的纯粹概念来设想原子,它的存 在就是虚空的空间,被毁灭了的自然;一旦原子转入了现实界,它就下降为物质的基础,这个物质基础,作为充满多种多样关系的世界的承担者,永远只是以对世界毫不相干的和外在的形式存在。这是一个
 
0 5
德谟克利特的自然哲学和伊壁鸠鲁的自然哲学的差别
 
 
必然的结果,因为原子既被假定为抽象个别的和完成的东西,就不能表现为那种多样性所具有的起观念化作用和统摄作用的力量。
  抽象的个别性是脱离定在的自由,而不是在定在中的自由。它不能在定在之光中发亮。定在是使得它失掉自己的性质而成为物质的 东西的一个元素。因此,原子不会在现象领域显现出来( 2 4 ) ,或者在进 入现象领域时会下降为物质的基础。原子作为原子只存在于虚空之中。所以,自然界的死亡就成为自然界的不死的实体,卢克莱修也就 有理由高呼:
“会死的生命被不死的死亡夺去了。”①
 
  伊壁鸠鲁和德谟克利特在哲学上的区别在于,伊壁鸠鲁在矛盾极端尖锐的情况下把握矛盾并使之对象化,因而把成为现象基础的、 作为“元素”的原子同存在于虚空中的作为“本原”的原子区别开来;而德谟克利特则仅仅将其中的一个环节对象化。也正是这个差别,在本质世界中,在原子和虚空的领域中使伊壁鸠鲁和德谟克利特分手 了。但是,因为只有具有质的原子才是完成的原子,因为现象世界只能从完成的并且同自己的概念相背离的原子中产生,所以,伊壁鸠鲁对这一点作了如下的表述:只有那具有质的原子才成为“元素”,或者 说,只有“不可分的元素”才具有质。
 
① 卢克莱修《物性论》第3卷第869行。—— 编者注